中國質量新聞網
您當前位置: 新聞中心>>民生>>信用

來自廣西壯族自治區市場監管系統的信用約束故事

2019-09-17 10:12:34 中國市場監管報 微信公眾號

銀行也失信

不久前的一天,韋先生急匆匆來到廣西壯族自治區市場監管局信用監管處。工作人員何崇傾接待了他。

韋先生說:“我是××銀行工作人員。之前有一家企業到我們下屬的支行辦理貸款業務,工作人員查詢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發現這家企業因為沒有按時申報年報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屬于失信企業,拒絕了該企業的貸款申請。該企業工作人員不服,稱我們支行不僅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還進了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比他們更失信。結果沒想到,這家企業工作人員說的竟然是事實。現在該怎么辦?有什么補救措施嗎?”

何崇傾還是第一次聽說有銀行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和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遂登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該支行因為沒有按時公示年報,2015年7月12日、2016年7月8日分別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2018年8月21日因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屆滿3年仍未履行相關義務,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

韋先生問:“我們補報年報后,可以從經營異常名錄和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里移出來嗎?”

何崇傾說:“補報相應年度的年報后,可以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不過按照《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管理暫行辦法》規定,企業自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之日起滿5年未再發生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情形的,才能由有管轄權的市場監管部門移出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

韋先生拍了一下頭說:“慘了,原以為年報是一件小事,補報就可以移出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沒想到還得等5年。銀行作為重視征信的單位,自己信用卻有污點,這下可貽笑大方了。”

失信記錄終生伴隨

4月3日,賀州市××農資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袁先生帶著營業執照來到賀州市平桂區市場監管局窗口,急切地向工作人員求助。

袁先生開門見山地說:“我們公司向來注重聲譽,也一直守法經營,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卻顯示我們公司公示信息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怎么會這樣呢?”

袁先生一邊說一邊打開手機界面給工作人員看。聽了袁先生的話,信用監管股副股長陳秋香立即登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經查詢,市場監管部門在開展的“雙隨機、一公開”抽查中,發現該公司填報的年報出資時間與實際不符,根據相關規定,屬于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行為,遂于2019年2月15日將該公司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我們以為年報就是走過場,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所以在填報的時候沒有仔細核對數據和時間,沒想到會因此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袁先生顯得很懊惱,“現在正是農資銷售的關鍵時期,能把我們公司移出經營異常名錄嗎?記錄能消除嗎?”

在向袁先生重申真實填寫年報信息的重要性后,小陳耐心地指導他填寫年報信息修改申請表、移出經營異常名錄申請表等材料,并在當天將該公司移出了經營異常名錄。

小陳鄭重地告訴袁先生:“系統里的信用記錄無法更改,會永遠伴隨企業。為了企業正常經營,你們一定要避免再次出現這種情況。企業如果違反法律法規或有失信行為,都會被記入誠信檔案,由此造成的影響也將越來越大。”

“雙隨機”抽查發現問題

1月15日,黃先生怒氣沖沖地來到防城港市防城區政務服務中心市場監管局窗口,嚷嚷道:“為什么把我們公司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因為這件事,我們不能領取發票,給公司造成了很大損失,你們要負責任!”

窗口工作人員小羅一邊安撫黃先生,一邊登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詢。黃先生所在的防城港市某商貿公司成立于2015年9月26日,由于未按時報送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3個年度的年報,被防城區市場監管局列入經營異常名錄。2018年,該公司搬遷住所,但未及時到市場監管部門辦理變更手續。同年8月,市場監管部門開展“雙隨機、一公開”抽查時,通過登記的住所無法查找到該公司,再次將其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沒等小羅解釋完該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原因,黃先生就大聲說:“我不管什么經營異常名錄,我是合法經營,你趕緊給我移出來,我現在就要開發票。”

小羅指著電腦屏幕,耐心地對黃先生說:“您的公司4次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3次是因為未按時申報年報,1次是因為‘雙隨機、一公開’抽查時通過登記的住所無法找到你們公司。”

經過小羅耐心說服和指導,黃先生補報了年報,變更了公司住所,提交了移出經營異常名錄申請。1月16日,防城區市場監管局受理了黃先生公司提交的移出經營異常名錄申請,經審核將該公司移出經營異常名錄。

被吊銷企業法定代表人任職受限

5月24日,一對年輕夫妻興高采烈地來到北流市政務服務中心市場監管局窗口。

“你好,我姓梁,我們夫妻想投資設立一家新公司。我任法定負責人,我妻子為股東。”梁先生一邊說明來意,一邊從隨身攜帶的公文包里取出申請材料。

工作人員黃炤煒在綜合業務管理系統錄入材料時,系統提示“進入‘黑牌企業數據庫’的企業法定代表人不能擔任其他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高級管理人員等”。

“不好意思,系統提示您的任職資格受限制,根據有關規定,被吊銷營業執照的企業法人進入總局‘黑牌企業數據庫’,該企業法定代表人任職資格被登記系統鎖定限制。”

看著綜合監管系統顯示的提示語,梁先生不解地問:“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與我現在新申請注冊公司有什么關系?”

黃炤煒耐心地回答:“您名下有一家公司因為長期不經營,被當地市場監管部門吊銷營業執照。公司被吊銷營業執照,會影響法定代表人的個人信譽,任職資格將受到限制。當然,如果公司能及時修復失信行為,信用約束就能解除。”

“我以為這是一家外省公司你們查不到,還想著能拖則拖,之前我在中國銀行貸款也是貸不了。”梁先生小聲嘀咕。

“您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現在系統信息全國共享。我區也建立了部門間信息共享機制,對失信行為實施聯合懲戒,所以您在銀行貸不到款。”黃炤煒說。

“根據《公司法》規定,擔任因違法被吊銷營業執照、責令關閉的公司、企業的法定代表人,并負有個人責任的,自該公司、企業被吊銷營業執照之日起未逾3年,不得擔任公司的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黃炤煒進一步解釋說。

梁先生不好意思地說:“失禮了,謝謝您的解釋,我會按照法律規定辦理后續手續的。這個教訓太深刻了,我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任。”

1月2日,桂林市七星區市場監管局信用監管科來了一名男士。工作人員張夢雅連忙站起來,詢問他辦理什么業務。

“我是一家貿易公司的股東,我們公司銀行賬戶被凍結了,想去其他銀行重新開戶,也都被拒絕了。銀行工作人員說我們公司在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里。”這名男士眉頭緊鎖,帶著哭腔說。

張夢雅安慰他說:“別著急,我先看一下營業執照。”

該男士從帶來的資料中找出營業執照遞給張夢雅。張夢雅登錄公示系統,查詢結果證實了她的猜測。

“你們這幾年都沒按時申報年報啊。”張夢雅說。

“我們報了啊。”該男士堅定地說。

“公示系統顯示,你們公司的年報是前幾天剛補報的。”張夢雅非常肯定地說。

上了“黑名單”5年不能移出

該男士一怔,顯得有些猶豫。面對張夢雅和善但不乏犀利的眼神,他只好說出實情。

原來,該公司自2014年起就沒有按時申報年報,并且因為2014年度、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未按時申報年報,4次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根據《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管理暫行辦法》相關規定,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屆滿3年仍未履行相關義務的,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該公司自2015年7月10日第一次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已滿3年,且一直未補報年報,市場監管部門于2018年8月將其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因經營受到限制,該公司于2018年12月補報了4年的年報。

工作人員向該男士講解了相關法律法規,并告知他,一旦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其公司信用和法定代表人的信用將嚴重受損,許多經營活動會受限制,而且必須滿5年才能申請移出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

獲知此情況,這名男士一下子慌了:“有辦法補救嗎?求求你給我們想想辦法吧!我們公司有好幾十名員工呢。”

張夢雅對該男士說,由于他們公司沒有在被列入嚴重違法失信企業名單前補報年報,無法修復信用。

該男士表示,今后再開公司做生意,一定注意按時申報年報,好好學習相關法律知識,誠信守法經營。

企業失信簡易注銷受阻

5月6日上午,何先生走進平南縣市場監管局信用監管股,低聲說:“我想咨詢一下經營異常名錄的事。”

工作人員于丹示意何先生坐下,給他倒了一杯水,詢問具體情況。

何先生說:“前幾年我和朋友共同出資注冊了一家公司,因生意不好,資金也不足,慢慢就不再經營了。我嫌麻煩,沒有注銷掉公司。最近聽說可以申請簡易注銷,不需要登報公告,也不需要清稅證明,我過來辦理簡易注銷。行政審批大廳工作人員說,我們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不能辦理簡易注銷,讓我來你們這里了解一下情況。”

于丹說:“您把營業執照拿給我看一下。”

接過何先生遞過來的營業執照,于丹登錄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查看這家企業的基本情況。該企業是2014年6月成立的,主要從事飼料、建筑材料、日用百貨、五金、裝修材料銷售,因未在規定的時間內報送2017年度年報,于2018年7月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

何先生解釋說:“這兩年公司沒有正常經營,就沒把這件事放在心上,這是我們自己的疏忽。”

于丹說:“因為您的企業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所有不能走簡易注銷程序。你看,就是因為一個疏忽,影響了企業申請簡易注銷,信用約束無處不在啊!”

何先生說:“以后我們一定注意。現在是不是補報年報就可以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

于丹點了點頭。何先生這才安下心來,感慨道:“信用約束太厲害了,只有親身經歷才知道。”

隱瞞真實情況影響公司上市

3月12日下午,廣西××××物流有限公司職員小龐來到玉林市市場監管局雙生分局登記大廳,進門就說:“我們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了,麻煩幫我們移出吧!我們公司準備上市,不能讓這件事影響上市進程啊。”

雙生分局登記股股長關承來接待了小龐。該公司于2013年成立,這段時間一直積極籌備上市各項事務。憑借實力、資質以及業績,該公司認為此次上市成功率很高。可是在籌備階段,他們發現公司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原因是市場監管部門在開展“雙隨機、一公開”抽查時,發現該公司公示的2013年度至2017年度年報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得知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公司領導立即讓小龐過來辦理移出經營異常名錄手續。

了解情況后,關承來耐心地向小龐解釋:“經營異常名錄是一種信用監管措施,雖然不需要交納罰款,但是企業的信譽會受到損害,這是金錢無法衡量的。”

聽完關承來的話,小龐額頭上滲出了汗珠:“我們以為只要按時年報就不要緊,因此對年報當中的一些數據核實不夠謹慎,以為不會產生什么后果。我們現在該怎么辦?公司正處在上市申報期,可不能因為經營異常名錄影響上市啊!”

關承來詳細告知小龐需要修改的信息和申請移出經營異常名錄的流程。一個星期后,小龐再次來到雙生分局,說:“非常感謝市場監管部門幫我們移出了經營異常名錄,但是我們被抽查的信息以及抽查的結果、修改信息的記錄都還在國家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里,這些資料能刪除嗎?我們公司擔心這會對公司的聲譽產生不好的影響。”

關承來耐心地告知小龐,“雙隨機、一公開”抽查的結果是不能刪除的。小龐無奈地離開了。

從業人員多填也失信

6月28日17時,正值下班時間,武宣縣政務大廳市場監管窗口辦事群眾已經寥寥無幾,工作人員仍在埋頭處理手頭上的工作。這時,急匆匆走進來一名中年男士。

工作人員梁金麗主動打招呼:“您好,請問您辦理什么業務?”

“我是一家農機專業合作社的法定代表人,姓武,有人跟我說我們合作社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了。我們每年都按時申報年報,這到底是怎么回事?”武先生焦急地說,并把營業執照和身份證遞給梁金麗。

“您稍等,我這就在系統里查一下。”梁金麗查詢后對武先生說,“您這家合作社是2018年12月10日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的,原因是市場監管部門開展‘雙隨機、一公開’抽查時,發現合作社2017年度年報信息存在隱瞞真實情況、弄虛作假的情況。”

武先生面露愁容,一臉的擔憂,想了一下說:“我想起來了,工作人員申報年報時,把從業人員填多了。現在這個情況我該怎么處理?”

“您不要著急,您只要把年報中錯誤的數據修改過來,然后提交申請就可以移出經營異常名錄了。”梁金麗一邊說,一邊拿出一次性告知書,告知其需要提交的材料。

“我一直擔心這件事處理不好會影響合作社信譽。周末我抓緊時間把它弄好,下星期一就過來辦理。聽說進入經營異常名錄很多業務會受到限制,是這樣嗎?”武先生問。

“是的,被列入經營異常名錄,不止辦理銀行業務被限制,在招投標、國有土地出讓、政府采購、獲得榮譽稱號等方面都會受到限制,影響還是很大的。”梁金麗認真地對武先生說。

以信用建設推動高質量發展

“信,國之寶也。”信用是個人安身立命的根本,是企業營商興業的條件,也是社會良性運轉的前提。信用制度維系著社會秩序,調節著社會關系,構成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正常運行的基礎性規則。在更大范圍、更寬領域、更深層次上提高開放水平,需要按照中央要求,以加強監管為著力點,發展和完善社會信用體系,規范市場秩序,優化營商環境,推動高質量發展。

大力推進信用體系建設,將使中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更趨完善、更加健康。比如,共享經濟在顛覆傳統的消費理念與生活習慣的同時,極大降低了交易成本,提高了經濟的運行效率與資源的利用效率,也給現代市場經濟帶來巨大的變革。但在共享經濟發展過程中,參與者的身份認證和權益保障,都需要通過信用解決守信激勵和失信懲戒的問題。可以說,沒有信用就沒有共享經濟,而信用體系的建設也決定共享經濟健康發展的邊界。所以,監管能力和水平要跟得上時代前行的步伐,要建立健全貫穿市場主體全生命周期,銜接事前、事中、事后全監管環節的新型監管機制,不斷完善現代社會信用體系。

市場經濟、信用經濟離不開道德建設的支撐。隨著各類市場交易日趨復雜化,代表債權債務關系的信用形式也隨之復雜化。發揮好信用形式代替貨幣流通、節約流通費用等正效應,需要加強與現代市場經濟相適應的道德力量,從而減少訴訟成本、提升市場效率。

健全一個國家的信用體系,失信懲戒機制不可缺失。要依法完善守信聯合激勵和失信聯合懲戒機制,盡快形成“守信獲益,失信受罰;一處失信,處處受限”的格局,進而使各類信用主體不能失信、不敢失信、不想失信。要通過信用立法明確“紅黑名單”、嚴重失信的邊界,同時防范懲戒泛化、擴大化,利用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構建信用信息一體化平臺,大力發展信用服務市場,以推動信用經濟高質量發展。□梁積江

策劃 王國明 李金健 何 紅

撰稿 李金健 何 紅 何崇傾 張夢雅 陸光景 于 丹 藍梓菱 徐 怡 董佳佳 梁金麗

本版由廣西壯族自治區市場監管局組稿

(責任編輯: 六六 )
最新評論
聲明:

本網注明“來源:中國質量新聞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質量新聞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并注明“來源:中國質量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若需轉載本網稿件,請致電:010-84639548。

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質量新聞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文章內容僅供參考。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他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直接點擊《新聞稿件修改申請表》表格填寫修改內容(所有選項均為必填),然后發郵件至lxwm@cqn.com.cn,以便本網盡快處理。

圖片新聞
  • 捷達VA3 6.58萬元起煥新上市,沒有 ...

  • 東風本田艾力紳銳·混動以29.48萬元...

  • 持續深入貫徹可持續發展,走進華晨 ...

  • 凈賺53億增超兩成 重卡發動機銷22萬...

  • L3級自動駕駛,650km續航——廣汽新...

最新新聞
熱門點擊